五戒與慈悲心的培養(3)

衍慈法師

 (續法儀91期 五戒與慈悲心的培養之 2.不偷盜的社會正義)

偷盜是共世間法律的。不論是非常輕賤的一枝針、一根草,或飲食、臥具,乃至極為貴重的黃金、珠寶等,不是自己的都不能要。只要沒有經過主人的同意,拿了就是偷盜!即使是最細微的行為或動作:如把別人的東西拿來自用,所謂不問自取,或移到其它地方也是一種偷盜行為。 至於偷三寶物,罪過很重。三寶物包括寺院建築物、土地及僧伽所用的或留傳後代的,就算是由住持本人保管,都不可把它賣掉或分給其他俗眷。關於盜三寶物,在家人也要明白,佈施物資或錢財給寺院,可向師父說明是佈施給常住、現前僧或十方僧。最好是由師父處理,通常師父會視當時因緣,作最妥善安排。 有人認為,從常住物到僧眾物,只有出家人會犯,與己無關,這是不明白盜三寶物的意義。寺院是公共場所,不論佛教或非佛教徒,都有機會來到寺院。到了寺院,看見寺院種的花很漂亮,順手一摘,帶回家;又有遊客特地來趕齋:-- 較大寺院通常提供遊客齋食,吃飽後,拍拍屁股就走人。師父不會計較;但學過盜戒者,就會打齋或放錢到功德箱。寺院物資來自十方信施,隨手一摘或當個「食客」,有時也會犯盜取常住信施或僧眾物。 也有以強橫力量去拿人家東西,即不講理而取得;或暗中、私底下拿而得到;也有在得不到時,覺得偷不好意思,暗拿不好,就用花言巧語、不擇手段,讓對方心甘情願給你,這是奪、竊、盜取。 最後要說的,是偷全體人民財產。有偷稅、冒渡等,在日常生活中很容易觸犯。像寄包裹時放一封信在裡面,包裹是包裹,信要另外寄;又寄信時裡面放了錢,也是不對的。政府的物品,像一枝迴紋針、一張紙,公共設施、國土等,是屬於全體人民的,私自拿回家使用或送人,便是偷了全民財物。另外,私自從他國帶東西入關,以各種掩覆瞞過海關檢查,或躲過政府稅務法規,以逃避納稅義務,也是一種偷盜。當今全球網路的掘起,社會上的行為也有很多涉及盜戒。如從網路下載資料、多媒體等,沒標註出處,便佔為己有,是偷了別人的智慧權。盜戒所包括的範圍很廣,弘一大師說:五戒中偷盜這一條是最難持守。戒律不是在遙不可及的地方,是跟日常生活習習相關。我們稍微不謹慎,可能已違犯並破壞了社會之善良風俗,也違背了佛門所說「本具佛性」及儒家「人之初,性本善」等思想。即使在社會主義國家,包括中國,也認為偷盜是破壞社會主義經濟的秩序。如何讓「不偷盜」戒推展至每個角落,值以促進社會公義,是你我的責任和義務。 儒家對偷盜之詮釋,是以維繫國家社會安定為準則,並築構於五德中的社會正義。佛法的「不偷盜」,從短程看,是一種維護自他二利學處;從中程看,是一種道德仁義的展現;從遠程看,是一種不惱害他人的菩薩願行。如實持守不偷盜,不僅國家可長治久安,淨土在人間此一思想亦指日可待。 律典中,偷五錢以上犯根本重罪。五錢究竟值多少?難以衡量。見月律師考核,相當於三分一釐,即二毫銀子;蕅益大師認為是八分銀子。佛陀制定的五錢,是來自佛世時的印度法律,偷五錢會被判重刑而定。現在,距離佛世已兩千多年,只能依當時制戒的精神來換算。故有人認為,若折合成現在幣值,應該以當地法令,偷多少錢會處以重刑來決定。 在《餓鬼報應經》等經典中說:有一位沙彌盜常住果七枚,一位盜眾僧餅數番,一位盜眾僧石蜜少分,死後都墮到地獄,因果是絲毫不馬虎的。《大愛道經》說:「寧就斬手,不取非財也。」斷手的痛苦只是一世,偷盜者,現前惡名流布,沒有人信任你;死後還要墮地獄受無量痛苦。你選擇斷手或不與取?「人身難得今已得,佛法難聞今已聞。」佛弟子冀望跟隨佛陀腳步前進,斷除無始貪瞋癡,需要謹慎,不要因偷盜而失去人身並遭受地獄果報。 太虛大師說:偷盜來自賭博、遊手好閒、不事生產、不圖立志等薄弱意志。針對這問題,我們要提出堅強意志並努力從事生產。在家庭:為人父母的要好好教育兒女,兒女也要孝養父母。在學校:為人弟子必須供奉師長,師長要視弟子如己出,並好好引導。在社會:要佈施老幼,朋友要互相協助。在政府:人民要納稅守法以擁護國家權利,官員必須勤政愛民,不當貪官污吏。可見,不偷盜是「老有所終,壯有所用,少有所養」的基本道德。若然人們都能奉持「不偷盜」戒,社會可長治久安,人民安定、幸福;死後更不用輪轉三惡道,遭受折磨。所以,大家務必生起「寧願斷手」也不偷盜的菩提心行,共同護持社會公義。 (全文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