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戒与慈悲心的培养(3

衍慈法师

 (续法仪91 五戒与慈悲心的培养之 2.不偷盗的社会正义)

偷盗是共世间法律的。不论是非常轻贱的一枝针、一根草,或饮食、卧具,乃至极为贵重的黄金、珠宝等,不是自己的都不能要。只要没有经过主人的同意,拿了就是偷盗!即使是最细微的行为或动作:如把别人的东西拿来自用,所谓不问自取,或移到其它地方也是一种偷盗行为。 至于偷三宝物,罪过很重。三宝物包括寺院建筑物、土地及僧伽所用的或留传后代的,就算是由住持本人保管,都不可把它卖掉或分给其他俗眷。关于盗三宝物,在家人也要明白,布施物资或钱财给寺院,可向师父说明是布施给常住、现前僧或十方僧。最好是由师父处理,通常师父会视当时因缘,作最妥善安排。 有人认为,从常住物到僧众物,只有出家人会犯,与己无关,这是不明白盗三宝物的意义。寺院是公共场所,不论佛教或非佛教徒,都有机会来到寺院。到了寺院,看见寺院种的花很漂亮,顺手一摘,带回家;又有游客特地来赶斋:-- 较大寺院通常提供游客斋食,吃饱后,拍拍屁股就走人。师父不会计较;但学过盗戒者,就会打斋或放钱到功德箱。寺院物资来自十方信施,随手一摘或当个「食客」,有时也会犯盗取常住信施或僧众物。 也有以强横力量去拿人家东西,即不讲理而取得;或暗中、私底下拿而得到;也有在得不到时,觉得偷不好意思,暗拿不好,就用花言巧语、不择手段,让对方心甘情愿给你,这是夺、窃、盗取。 最后要说的,是偷全体人民财产。有偷税、冒渡等,在日常生活中很容易触犯。像寄包裹时放一封信在里面,包裹是包裹,信要另外寄;又寄信时里面放了钱,也是不对的。政府的物品,像一枝回形针、一张纸,公共设施、国土等,是属于全体人民的,私自拿回家使用或送人,便是偷了全民财物。另外,私自从他国带东西入关,以各种掩覆瞒过海关检查,或躲过政府税务法规,以逃避纳税义务,也是一种偷盗。当今全球网络的掘起,社会上的行为也有很多涉及盗戒。如从网络下载数据、多媒体等,没标注出处,便占为己有,是偷了别人的智慧权。盗戒所包括的范围很广,弘一大师说:五戒中偷盗这一条是最难持守。戒律不是在遥不可及的地方,是跟日常生活习习相关。我们稍微不谨慎,可能已违犯并破坏了社会之善良风俗,也违背了佛门所说「本具佛性」及儒家「人之初,性本善」等思想。即使在社会主义国家,包括中国,也认为偷盗是破坏社会主义经济的秩序。如何让「不偷盗」戒推展至每个角落,值以促进社会公义,是你我的责任和义务。 儒家对偷盗之诠释,是以维系国家社会安定为准则,并筑构于五德中的社会正义。佛法的「不偷盗」,从短程看,是一种维护自他二利学处;从中程看,是一种道德仁义的展现;从远程看,是一种不恼害他人的菩萨愿行。如实持守不偷盗,不仅国家可长治久安,净土在人间此一思想亦指日可待。 律典中,偷五钱以上犯根本重罪。五钱究竟值多少?难以衡量。见月律师考核,相当于三分一厘,即二毫银子;蕅益大师认为是八分银子。佛陀制定的五钱,是来自佛世时的印度法律,偷五钱会被判重刑而定。现在,距离佛世已两千多年,只能依当时制戒的精神来换算。故有人认为,若折合成现在币值,应该以当地法令,偷多少钱会处以重刑来决定。 在《饿鬼报应经》等经典中说:有一位沙弥盗常住果七枚,一位盗众僧饼数番,一位盗众僧石蜜少分,死后都堕到地狱,因果是丝毫不马虎的。《大爱道经》说:「宁就斩手,不取非财也。」断手的痛苦只是一世,偷盗者,现前恶名流布,没有人信任你;死后还要堕地狱受无量痛苦。你选择断手或不与取?「人身难得今已得,佛法难闻今已闻。」佛弟子冀望跟随佛陀脚步前进,断除无始贪瞋痴,需要谨慎,不要因偷盗而失去人身并遭受地狱果报。 太虚大师说:偷盗来自赌博、游手好闲、不事生产、不图立志等薄弱意志。针对这问题,我们要提出坚强意志并努力从事生产。在家庭:为人父母的要好好教育儿女,儿女也要孝养父母。在学校:为人弟子必须供奉师长,师长要视弟子如己出,并好好引导。在社会:要布施老幼,朋友要互相协助。在政府:人民要纳税守法以拥护国家权利,官员必须勤政爱民,不当贪官污吏。可见,不偷盗是「老有所终,壮有所用,少有所养」的基本道德。若然人们都能奉持「不偷盗」戒,社会可长治久安,人民安定、幸福;死后更不用轮转三恶道,遭受折磨。所以,大家务必生起「宁愿断手」也不偷盗的菩提心行,共同护持社会公义。 (全文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