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教教育的传统、现状及未来发展

衍慈法师

「佛」或佛陀,意思是觉悟者,而「教」可以理解为教育,意为佛陀是一大教育家,对大众有一种普遍而传承的教导。
佛教有他特有的教育传统,基础教义在于「律仪」。最早之时佛陀为僧团说略教诫,通禁身口意三业,依此修行,可证果位。佛陀常以四威仪来教化他的弟子,由一位好的老师带领他的学生,有律可学,有仪可敬,往往事半功倍。以马胜比丘为例,端正之威容与庠序之举止,舍利弗在路上看见他威仪具足,举止安祥,必定是个修道人,深深被他摄引着,并问他的师父是谁,知道是佛陀,马上去拜见,终依止为师。可见威仪不但可以自利,而且可以感化他人。时值,佛陀成道十二年后,有弟子行恶法,佛陀针对当时之问题,找出适合时宜之解决方法,随犯制戒,成为以后广戒的蓝本。
佛法东来之后,诸师大德们,也跟着这个传统方法,承先启后,以戒为师,师徒相传授,随缘尽分,应机施教,并创立各宗派,化导众生。晋朝的道安法师规范了僧团的生活模式,唐代马祖道一创立丛林制度,其弟子百丈怀海禅师制定清规,中国的丛林制度,渐渐完备。以律仪为本,更好培训僧格,造就有德行的僧人。
从佛陀时代,直至21世纪的今天,随着时代前进,社会发展,科学不断突飞猛进,无形中给了原有佛教一个新的考验。自从有了文字记录,不用口传知识;有了飞机代步,人与人之间缩短了距离;现在流行之互联网,使消息传达得更快,不用面对面,也可以互相对话,真是不可同日而语;只要走进一所学院,甚么学科都可以去研究。不过,佛教仍须僧宝去弘扬传承,寺院仍是教育大众修行的学府。振兴佛教,涉及人才问题,佛教之未来发展,主要决定于僧伽教育及人才培养。当前佛教存在的境况,还是缺乏弘法人才及培训之环境。有些寺院注重经忏,忽视佛教的根本精神,修学及弘法也没有层次,往往随着大环境的转变,偏向世俗化、商业化或学术化。在佛学院方面,也偏重学位,追求的是知识,忽略了实践的重要性。整体佛教发展欠缺律仪人才及弘法制度,管理亦未能完善。
传统教育着重修持,佛学院教育则着重灌输知识。近代太虚大师提倡,要把佛学院的教育模式与僧团的修持结合起来,学修并重,理论与实践相结合,目的是要培养德学兼备的僧才。大师极为重视律仪,认为僧人教育必须建立在律仪之上,令将来更好弘法度众生。所以说佛教的人才,必须具备律仪,若离开律仪,纵使会讲经说法,也无法令人尊重。其实身教重于言教,律仪是品德之实践,要提高品德,才能以德服人,受人敬仰。品德的培养,纪律的遵守,素来是教育和个人成长的基础。我国儒家孔孟思想,提出有「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」的修养阶梯,重视儿童时期的教育。现代的「德、智、体、群、美」,五项教育,德育也是首要之一环。历代名人如汉武帝、唐太宗等,均以德化民,其他成功典范不可胜数。反过来看,因个人缺德以致身败名裂、功败垂成的例子,也俯拾皆是。 家庭、社团、民族、国家以至地域,从古至今,无分中外,其成败盛衰,也与其成员道德和律法的奉行程度挂?,皆走不出因果这个法则。由个人以至?体、民族和国家,乃至出世间的佛法,无不重视律仪的奉行及德仪的化育。信、解、行、证是修学佛法的四个步骤,前两个字,信与解是学,后两个字,行与证是修,可以说佛教留传下来之一字一句,都是我们之金石良言,不能忽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