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出家

衍慈法师

 

一篇写在八十年代的文章:「我的出家」,收藏在笔记簿内三十多年,每次翻开本子,都要看一看、读一读,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当年出家所发之愿,遇到有障碍时,这好比一支强心剂,替自己打气。此文亦曾放在2013年出版的传记《佛光里的微笑》一书里,在今期的法仪双月刊菩提法语,亦与大家分享。

『我夙愿已偿,终于出家了。我应该先感谢佛菩萨慈悲赐给我的安排,出家是我多年的志愿,在香港大屿山宝林寺圣公座下剃度,这是我做梦也未曾想到的。乘此因缘,略述我的出家及立志。
(一)出家简历:我原籍浙江温州平阳,出生于一九四九年一个信佛家庭,母亲信佛,我自幼随母茹素,又时常跟从母亲到寺院拜佛念经,由于年轻吃素、拜佛、念经,师父们对我鼓励有加,常给我讲些佛教因果及初浅佛法,我从小心灵受到佛法熏陶,树立了出家的信心和意志。一九六四年,我十六岁时,决定了意志,跑到平阳钱仓凤山寺出家,一九六六年「文化大革命」时,极左思潮逼迫我回家,当场要我坦白,吃荤,我素食习惯了,遇荤食即反胃,后来逃到温州,居士们将我藏起,然后找工做,经历了许多劫难,参加了工作。普陀山一位道岸老法师,文革时也被迫返家乡宁海,把以生命换来的经书借于我,我日间工作,早晚偷偷地敬阅经书。一九八一年国家落实宗教政策,我被选为温州市佛教协会筹备组人员。一九八二年福建福州崇福寺举办佛学院,因缘殊胜,就读佛学院。一九八五年,浙江黄岩南山寺女众佛学院任教。为满夙愿,一九八六年抵达香港东莲觉苑参学。
(二)出家动机:我幼年茹素,从小心灵受到佛法熏陶的影响,自觉人生短暂,苦多乐少。今天人类的物质文明虽在走向昌盛,而人类思想都是空虚,堕落,尤其青年人更是如此,很需要佛法来启发人类固有智慧,以净化人间空气,所以我的出家,一方面是为了追求佛陀所说的真理,实现人生的净化,以报佛恩,父母恩,师长恩,众生恩。另一方面凭自己的志愿,尽自己的所知所学,与广大同道青年共享,说明社会人士能择分辨正法,知有所归,把佛法真理普及人间,期望人间成为和平安宁的乐园,创造人类幸福光明的前途。
(三)出家立志:我要通过出家,沐浴于佛法的智慧海洋,以洗涤无量世以来的宿习烦恼,一刀割断青丝,将爱欲、俗缘、名利种种放下,我要做个严守戒律,又敢于作为,不折不扣的修道出家人,并以此在日常生活中要求自己,内净己意,外息俗缘,上继古德,下启未来,为此衣单交付常住,性命交付龙天,于出家剃度之际,长跪三宝台前,痛下决心,克期此生取证,以了脱生死。今发誓要做到四不四要:
不为自己攀附俗缘,要为众生发菩提心。
不求名利起人我见,要能忍辱和合大众。
不为破戒作半日生,要严净律仪为己身。
不为做哑羊无羞僧,要为佛门增添光荣。
我为追求佛教真理出家,将有限生命,奉献众生。』

慈出家至今,有愧未能做到不折不扣的出家人,但不断朝着这个目标而努力,未敢放逸出家的初衷,在此亦冀与有缘人共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