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师的殊胜利益

弟子释常圆

 

《沙弥律仪》凡所施行不得自用篇云:

「凡出入往来。当先白师。作新法衣。当先白师。着新法衣。当先白师。剃头当先白师。疾病服药。当先白师。作众僧事。当先白师。欲有私具纸笔之辈。当先白师。若讽起经呗。当先白师。若人以物惠施。当先白师已。然后受。己物惠施人。当先白师。师听然后与。人从己假借。当先白师。师听然后与。己欲从人借物。当先白师。师听。得去。白师。听不听。皆当作礼。不听。不得有恨意。乃至大事或游方。或听讲。或入众。或守山。或兴缘事。皆当白师。不得自用。」

总之来说,就是不管大事小事,都要让师父知道,师父许可了才可以去做,唯除礼佛、喝水、嚼杨枝(等于现时的刷牙)、大、小便等五事可以不和师父说。就是说刚刚出家,对出家人该做不该做,该说不该说的都掌握不好,要请师父一点一点的教,帮你考虑,帮你拿主意,帮你抉择。如同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,什么事都要大人帮你考虑、把握。真是要脱胎换骨,那样心就很清净。因为作为成年人,特别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人,世间的知见,习气,思维方式常常与佛法格格不入,变成了非常坚固的障碍,正如装满了茶水的杯子,佛法的甘露就难以进入了。所以要是能做到事事白师,就能避免很多的障碍和后患。观察我们的现状,一言一行,起心动念,无不是业,无不是罪,因果真的是可惧,不可轻忽啊。

但是白师说来那真是容易,其实真的是很难做到的。刚刚出家时,觉得这种的规矩有些小题大做,免不了擅自行事,两年的时间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下来,脾气秉性也没有多少的改观,虽然每天十一、二支香精进的念佛,但是内心里的不安定成分依然故而,而且很少去思考与人相处的内涵,慢慢的变得有些许麻木。

2012年中秋来宝华山一叶庵受戒为契机,幸遇恩师上衍下慈尼和尚,也有幸能够经常亲近到师父,师父也是抓紧一切时间、机会教导大家。师父从念佛、行步、穿衣、吃饭唠叨不已,而且几乎每天师父都苦口婆心、不厌其烦的强调,要学会白师、白师!说真的,刚刚开始也没有太在意,依然故我,光想着多做些事培点福报,受戒时能比较顺利一点,受完戒赶紧回去参加共修。

临近戒期,目睹着师父不管在什么境界中,都能够泰然自若,自在放下,而且那种慈悲包容的心量……,这一切让自己心中的崇敬与日俱增,暗自叹息,要是能跟着这位师父多学点多好啊。

佛菩萨真的是心有灵犀,终于到了决定性的时刻,由于一些特殊的因缘,女众的受戒场地也改换到了大僧庙里。师父苦心培育了几个月的戒子就要被带走了,两百多人,三分之二的戒子就这样忽然离去了。有一些戒子不舍得师父,但是各有各的难处,临别时泪流满面的向师父辞行。师父一直慈祥的微笑着,坐在课堂的椅子上,嘱咐大家好好去受戒,目送着两百多个戒子,一个一个的拖着行李远去的背影。在场的人无不为之落泪,但是师父虽然那双睿智的眸子有些湿润,却还是一直安详的微笑着。

这个时刻对于常圆心灵的冲击、震撼,莫如说心头堵着的一块大石头,轰隆隆一声沉下去了,留下来,不管怎么样,遇到什么样的阻力、障碍,我一定要留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