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师父不容易

弟子释道广

 

今天,目送着师父的车子渐渐的远去,泪水又禁不住簌簌而下。虽然说出家了就是大丈夫,丈夫有泪不轻弹,但是看着师父这样大年纪,法体也欠佳,为了教法,为了她座下的弟子、信众,还是这样一个人东奔西走,飞来驰去,而我们这些弟子,却被师父安排、照顾的好好地,在一叶庵安心地学习和生活,怎么能够禁得住感恩、感动还有惭愧的泪水呢!


师父是大善知识,找到了师父是我们的福气,好好地跟着师父走,我们的道业就有保障。然而对于师父来讲,却是太沉重的负担了。我们这些刚出家不久的人,对于出家的生活还是一知半解,世俗的习气还是比较浓厚,烦恼重重,难以调教,但是自己还发现不了,自以为是。所以从诵经上殿、敲打唱念、待人接物、劳动出坡到穿衣吃饭、行住坐卧、起心动念、举手投足,师父每一样都要去仔细的留心、去耐心的教导、对于弟子们不能即刻接受的事情,师父还有很大一部分是随顺,适基调教还要加上适机调教。有一次,师父对弟子无可奈何,但还是很爽朗的笑着说:


“你不听我的,我就听你的了。”


师父拿每一个弟子都当宝贝一样,不管年纪大小,学历、智力、资历、根基优劣,脾气秉性如何,服不服管教,都一视同仁,慈心调教,关怀爱护。


师父如同一个大学的教授在教幼儿班一样,但是师父从来也没有嫌弃过弟子们,从来也没有想过要放弃我们,一直是悉心地鼓励、呵护着弟子们快快成长,希望自己的弟子都长成参天的大树,佛教的栋梁。


师父临走前柴米油盐,青菜豆腐,乃至糖果、花生都预备齐全,还特别买来棉裤分给大家,又亲自到大寮里面带着大家做年末大扫除。


这几天师父感冒的很厉害,呼吸道发炎,但还是为了教导弟子,反复地教唱梵呗赞偈,还有整本的大悲忏,常常声音嘶哑到发不出声音来,虽然大家求师父先不要唱了,但是师父还是坚持给弟子们录下了大量的梵呗,好让弟子们学唱。


弟子们看着师父辛勤忙碌的身影,心潮起伏,人心都是肉长的,会疲、会伤、会痛。但是师父的心是什么做成的呢?虽说看上去师父的身体会疲惫,会有病痛,但是师父对弘法利生、建寺安僧、培养僧才的愿心永远也没有过疲惫,不管什么样的风雨雪霜,师父都是淡然处之,不改初衷。师父是那么的坚强,坚定,无怨无悔……


突然头脑里冒出了“中流砥柱”这四个字呈现出的壮丽景象:翻卷的大海中,一颗擎天之柱巍然屹立。师父在我们心中就是这样的感觉,不光是对弟子们,对道场,对于整个佛教来讲,因为有和师父一样的这些高僧大德们,佛教才能够星火相传到今天!我们怎么能不感恩,怎么能不精进用功修行呢?


师父也有流泪过,而且是让人痛彻心扉的泪,师父曾泪流满面地说:


“我的难还没有完全给你们讲过,只给你们讲了少许,更加难以忍受的境界还没有和你们讲。”


弟子们知道的这一小部分,已经距一个常人所能承受的极限超出的太多太多……,所以不敢去想象,师父所承受的压力,折磨、磨难……
出家难,做一个合格的僧人更难,要作为一个合格的僧人的师父那就更是难上加难了!


师父,您放心吧!弟子们会把对师父的感恩之心,化成如盘石般坚定的向道之心,不管有什么艰难困苦,都会于道业精进,严持毗尼,自利利他,以师父的大愿为愿,以师父的大行为行,快快的完善自己,承担师长的宏伟大业,绍隆佛种,发大菩提心,把佛陀的教法发扬光大,以实际的行动来报答师父的深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