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华山一叶庵复建工程考察记 (5)

弟子释道广

 

行程的第五天,也是回程的前一天,天色灰茫,气?低冷,雪似消未融,工程待发未行,人拟留却溜。庵院内的人和事,也必须在回程前作个总结。要忙的事仍多呢。

  碍于天雪,工程仍未能正式开展,但工具、人心似做着热身的准备,箭已在弦待发。


道成师在庵院里经过几天的磨合,闲聊得知,她要考虑的事不少:庵院整个即将展开的工程期只她留下来,如住不下去,原来乡间小庙回不了去怎办呢?她年逾七旬,最近右耳常鸣,山区隔涉,病倒如何就医呢?她希望师父及庵院给予信心,是否显示她缺少了自信呢?师父可能基于健康、安全及僧团和合等综合考虑,经她们商议后,还是让道成师返回家乡去。平常心看,有缘则聚,无缘即散,世间佛门亦作如是观。担荷如来家业,要发大心,要具备福德因缘,还要经历重重考验啊!


道行师按师父吩咐,要为新盖大殿的佛菩萨像及供桌作规划设计前的量度,我从旁协助。经过场地的视察和粗?的量度,具备了立体的认知,道行师将所需数据纪录在草图上,回香港尚可参考建筑图则的精确数据,然后再作设计;任务初步完成。扩建工程经实地勘踏,已草见规模。
这次行程,师父是要来进一步跟进,排除可见障碍,确保工程依时竣工。午后,大家按师父的指派工作。师父和道行师跟进庵院旧翼房间和锁匙的配对,抵步的第一天起,师父已再三叮嘱,必须把弄乱了的,予以配正。师父是出家人,对于管理,亦深谙个中三?。退休前我担任学校的行政管理工作,对于事和人的管理,?懂一二;事有缓急,先理头绪;人有分齐,拨乱匡正,当然重要啊!道润和律学按师父吩咐,给曾使用过的房间清洁和清点 -- 时时勤拂拭,勿使惹麈埃 -- 师父又在随缘给大家说法啊。外间的麈埃虽然扫不尽,律定澄莹的心灵应得了了分明。师父差我将所有房间的锁洞和配匙添加润滑液,久久弄不开的锁钥,稍施润液,钥解锁开;病患施以良药,药对病除;迷失了的心灵,润施戒定慧液,心开意解 -- 感谢师父,随机随缘的说法。「?青翠竹,尽是法身,郁郁黄花,无非般若」,佛法盛宴,只待大家细嚼品尝。
寒天黑夜,雪似渐融,身心渐觉暖和,回家的脚步声渐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