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师公

弟子释大进

 

我和师公认识是在2012107日,有幸相逢。时值江苏省句容市宝华山一叶庵传授二部僧戒因缘,我是一名来一叶庵受戒的新戒子。原来十八年前,1994年师公在九华山传戒时,是我上能下通师父的戒师。虽然我和师公相认时间不长,现我已是她的徒孙,法名(大进)。我感到很骄傲、自豪。原来我还有一位这么优秀、完美、德高望重的师公。顿时感觉我才是这世界上最有福报、最幸福的戒子、徒弟。
宝华山一叶庵是天下第一禅律宗祖庭,我师公上衍下慈法师就是一叶庵尼和尚。师公严持戒律,通宗通教。师公的慈悲、智慧、清净、平等,一言一行,一举一动、威仪具足,人天师表德相,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田里。
师公为重建祖师道场,不辞辛苦,从千里香港来到大陆。把香港、上海、深圳等大都市的大小事务丢弃不顾,来到一叶庵。
为了一叶庵工程的顺利进展,师公戴着安全帽,踩着那泥泞地山路巡视工地。为了这次传戒,能让新戒子,得到清净戒体,像一支永久不灭的蜡烛,在燃烧自己,照亮他人。不顾个人身体、安危、冷寒,无论子夜、午休,还在巡视每个房间,关心戒子们的安稳。为了栽培戒子,以身示范。手把手,一点一滴在教新戒子礼仪。对寺院管理有条有序,安排的四大寮以及每个房间等,乃至场内外的每个角角落落,都是那么的整齐、干净。来到一叶庵的人们无不赞叹不已。
我敬爱的师公,您太辛苦了!
您付出了太多、太多、太多……
您就像大地一样,能承载万事万物,能承受为众生提供各种的需要。
您就像大地一样,有这一颗宽广、仁厚的菩提悲心;您就像清清的泉水,在高高的山顶不觉得自高,在低低的海底不觉得自低;您就像太平湖里的水一样,任何浊物、浊气都染污不了您那清静的身心。
您为了佛教事业,“一叶”的崛起,挥(捐)出所有的积蓄。
为了一叶祖庭,传承律仪,重振良风,受尽了种种磨难与屈辱;为了昔祖开山佛殿重兴,不惜任何代价,尝尽了酸、甜、苦、辣;为了道业的永固,建寺培养僧才成圣贤,历尽了多少坎坎坷坷,曲曲折折。
为了如来的家业,为了祖师的传承,
为了佛陀的伟志,为了佛教的兴衰,
为了一叶的崛起,为了毗尼的正法,
为了新戒的所需,为了道业的永琚]固),
为了毗尼正法久住世间,您返祖寻根,来到宝华,重建一叶,律宗祖庭,又有谁能体验、知道、理解,您为这一切的一切付出了多少呢?为了继承祖志传承,宣讲佛陀无上稀有正法,您时时刻刻,言传身教,把自己当别人的实验品;为了佛教的兴衰,教导礼仪,传授戒法,从自身做起;您为利益一切众生故,牺牲自己(我),给别人方便。无论发生多少,多大的事,依旧是笑容满面,慈悲为怀,礼和无争,有理不辩,如如不动的心态。您是发最上菩提之愿心的那位伟人。您的佛陀精神、仁慈内涵、风范、学识、修养、?行、平等、包容、善解人意、点点滴滴、举手投足,具足三千威仪、八万细行、觉行圆满、庄严祥和地流露,堪称一代稀有师范。您加持弟子时不用望、闻、问、切、扶脉,说出生辰八字等,只用一种善巧方便的言语智慧,微笑温和的态度,就能调伏、治愈,每个弟子的身心。
您用佛法水来洗涤我们的心灵,增长慧命,去除烦恼,给予弟子们那些温暖、关心、厚爱,让大进终身难忘,无以报答。
您才是真正圣贤,当代第一比丘尼和尚;才是人中最为第一稀有的大丈夫;才是出污泥而不染的那朵金莲花。
为了我们您放弃了太多、太多、太多……
大自然的壮观、气魄、完美、本如,才是我敬爱的师公。
那如如不动壮严美丽多宝智的宝华山,才是我敬爱的师公。
宇宙的真如本觉(体)、灵光独耀、回脱根尘、体露真常、心性无染、本自圆成,这才是我敬爱的师公……
南无阿弥陀佛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