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华山一叶庵复建工程考察记3

佛弟子律广

 

行程的第三天,愁云与祥瑞并现。

早上天既阴且冷,寒风令人耸肩瑟缩,雨时下时歇,阳光隐身千里云外;工地未见开工,老天爷未配合嘛!早餐后,师父给大家开示,大意是环境最能借来考验道心,宏大的发心尚要时间来印证。随后各忙各的。师父及道行师忙着工程、方丈楼合约和相关的人事安排。道润、律学和我三人依师父指派,给旧翼外墙框栅清洁麈;道成师穿梭于庵院与人事间的磨适。忙过后,旧的庵舍新净起来,新的工地却弛?待举。新春年十八的当天,工地似搁着等待工程合约的署签,工人在休息间边围炉取暖,边喝牌戏。

午饭后,道行师、道成师留守庵院,我们陪同师父到银行去办理款汇拨兑。途中还买了些手电筒、机件润滑液等杂物。气温对我们平等看待,山区庵院跟南京巿区同样的冷;回到院里,大家能预感愈夜愈冷。我还接到指派,?上要陪师父和道行师外出办理方丈楼工程合约的签署。冷雨开始急下,像在给我们当心的预警!

提早用过简便的?饭,大家不敢迨慢,身裹御寒衣物,脚踏雨靴,撑起雨伞,溅过泥泞雨路,坐进工程承包商小吴的工程车,赶跑了个多小时,?上约八时半,我们安坐在肖总的办公室里。肖总是南京一所上巿地产发展公司的副总裁,是业界的领军龙头人物之一。他是一位居士,也就是行程次天来庵院访谈的那位先生,受到师父的宏愿志向感召,这两天来一直为工程、合约献出心力。签约前师父乘空与肖总将合约稿子细加研究。随后在绍兴从事的小刘也从那里赶来,承包工程的小吴原来是他给师父推荐的。洽商开始,肖总代表师父,就结构、图则、施工、用料、安全、合约的规范及执行等等,以其娴熟的谈判技巧及专业的权威性,向小吴提出看法及要求。所有有关工程安全及符合法律要求的重点事项,均由小吴亲口确认。最后,在肖总及小刘的见证下,师父跟小吴正式签署工程合约。

大护法的出现,真的给师父帮上忙。师父以诚挚的笑容,连连的给肖总道谢。回程仍坐小吴的工程车,不觉夜已深,冷雨下得又急又密。大家心情轻松了,跟着车子的水拨在晃转。路不好跑,小吴高度警觉驾车,还不时要拭抹车窗霞气。忽然,小雨点像白白的小羽毛线,轻盈地飘停在车窗子前;是飘雪,下起雨雪来。车越跑,视野越不清。好不容易,车子进山区了;最熟的路,却不好跑,因为车子像在云雾中蠕动。尚幸,小吴车技了得;我看除了瞪大眼(觉)外,他还得靠感觉,在山崖险路上开车啊!换了是我,只能把车子停下来。车真的停了下来,原来,庵院到了----再多跑一步,车子便要跟工地的桩柱揽在一起,拼个死活!下车时,夜更深,雨雪下兴正浓,大家已忘了互相慰问,只小吴道了声瑞雪兆丰年。师父和道行师在我和小吴的掺扶下,踏过那原来污脏泥泞,现却软白绵嫩的工地,各自安全的休息去。回到房间,换上净鞋,亮起手电筒,轻声的打开房门,我要看雪啊!夜真的太深了,雪与雾无法看清,只能听到冷风的呼啸。折返寝间,打开窗缝,引进了丝丝雪意--雪景还是留给明天,我睡了一个身虽颤寒、心却惬意的雪夜。
(全文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