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华山一叶庵复建工程考察记

佛弟子律广

 

二零壹二年新春刚过,我有机会跟上衍下慈师父随师行,道行法师、道润师姐、律学师姐(我家同修)和我(律广)一行五众,于二月十一日上午九时齐集深圳机场。当天风和日丽,航班打破例迟惯性,顺利于下午一时安抵南京禄口机场。原来师父在港已安排好来接的小轿车,大家安坐,马上取道宝华山一叶庵工地。师父以其慈和的话声与司机寒暄交谈,众人边休息,边欣赏陌生的南京。从清早起床算来,路程奔波已逾八句钟,师父依然精神饱满,毫无倦容。我们知道师父为重建一叶庵负担很重,并受了许多委屈,这种折磨非一般人所能接受。再者师父为了今秋传戒,殿堂工程进度慢,牵挂的事太多了,我们众弟子实在不忍心看到师父如是苦,师父反而用「感恩折磨我的人」和「反求诸己」等法语,开导我们。师父对自己严格,对他人关心,在路上就吩咐,在进山之前到菜巿场里,买些瓜瓜菜菜;得知最近山上附近的水质受污染,又买了两大樽瓶装净水。她因担心我们不够营养,还交代要买点豆腐呢。


车在工地泥浆路前停下来,一叶庵终于到了。背驮手挽着行李,在师父的引领下,大家战战竞竞、载浮载沉似的溅过泥泞滩路;尚幸未至泥足深陷,但已踉跄不堪。卸下行李时,道润及我等几个师姐弟妹,各各满脚(鞋)沾泥,庵院旧翼梯间及走廊,已被践踏至污迹玢斑,正在忙着清理泥鞋的我,?地惊觉,与我们同样走过相若泥路的师父却鞋履「无恙」,还气定神闲地给我们作清理的叮咛。(走笔至此,心里暗忖,当年达摩祖师一苇渡江,难道当天师父也在施展她的一叶鞋功吗!)


亲近师父短短时间,深深感受到师父生活的清净,略举一二:


一、师父吃得很清淡、简单,菜不放油,土豆饭面蒸。
二、师父的惜福,一张纸巾用几次。交通尽可能选平价,如此次香港至南京,指定我们从深圳至南京来往,不肯坐直航。
三、房间,男众的我配右方一间,女众的道润跟律学获配左方一间,师父跟道行法师一间,就这么简单。
四、工程期中虽乱,但寺内?洁有条,师父抹窗扫尘连厨房都亲力亲为。师父说做事可以念佛、可以修行。看着师父面带笑容,快捷便好,我顿时明白心清净即一切清净,已能领会师父的慈悲方便和灵巧的智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