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位百法(1/2

衍慈法师

序言       
终于在会静老法师座下,把内容丰富的五位百法学习完毕。
五位百法既谈有为(因缘造作之法),又谈法相(诸法显现于外各别不同之相)。言谈法相时,又谈有漏(烦恼),于破二执(我执与法执)时,又显二空(我空及法空)。既说明众生生死轮回的所以然,亦解说了修行的正确方针。
  
学习前的概况:
五位百法,所讲的都是宇宙的事理。
  在未学习之前,对宇宙毫无认识,面对?茫茫的宇宙万有,望洋兴叹,以为是非人所能知之,甚至欲把大门关起来,干脆莫去问津,真是可怜,如是醉生梦死,如何能跃出苦海,何日才能成就无上菩提?
  
我对此次学习,有如下之体会:
〈一〉通过五位百法的学习,终于把宇宙的奥秘打开了,而且解剖得淋漓尽致,不但可以任人调定其全部组织,还可以改造它!有这必要改造它,才能带给人们无穷的智慧,永远受用不尽。
通过这次学习,把醉生梦死的人,一跃变得聪明起来!难怪各国人民对佛法有如是的渴求,对佛陀有如此的敬仰。我不知在那一生结了佛缘,今世每一天都能尝到如来的甘露法味,真?自幸,在此谨乞求佛陀慈悲摄受护念我,令我再不堕迷网。愿我生生世世,百千万?,尽未来际,都能做佛陀的弟子,奉行佛陀的教法,与佛同行,度一切众生,直至成佛。

〈二〉对宇宙的认识
宇宙,按佛法说,是没有始终,没有边中的。如佛陀在《金刚经》说:「须菩提,东方虚空可思量否?」须菩提答:「不也,世尊。」佛又问:「须菩提,南西北方四维上下可思量否?」须菩提又答:「不也,世尊。」从这段经文的一问一答,得知宇宙是不可思量的,而其中的世界和众生,就更非余数所能知之。正如佛陀在《阿弥陀经》中说:「东方...如是等琲e沙数诸佛。各于其国,出广长舌相,遍覆三千大千世界,说诚实言。汝等众生当信是称赞不可思议功德,一切诸佛所护念经。」这就证明了宇宙的世界和众生,确是非余数所能知之,但可以无量无边阿僧祇说。
然而,尽管宇宙之大,世界之多,众生之众,用五位百法皆能摄尽无遗,所以说学习五位百法,可以调定其全部组织,一点也不夸张。

〈三〉五位百法的总认识
五位百法,总收为二大类:其一是有为法,其二是无为法。有为法占四位,是说明宇宙诸事物之现象。无为法只一位,是说明宇宙的本体。有为法与无为法,亦即宇宙之现象和本体,合为一大,现在把不可测的宇宙,按二大类 于下说明:   
〈四〉有为法的认识 
() 在未学习五位百法之前,对世界上所有事物,莫名其妙,还以为是实在的,因此起种种我、法之执着,起种种颠倒妄见,生种种烦恼。
通过学习,知道宇宙万有,都是从因缘造作而来,是个幻象,决无实体,且不停在生住异灭迁流着,当中无说为事为理,各别单位,成集聚的总和,一一推研,都找不出实我实法的体性,从而解脱了烦恼。
宇宙万有,由于都是因缘造作而有,所以命名「有为法」。为宇宙的含义,就是因缘造作。法,即物也,就是一切事物。一切事物都是仗因托缘而有,故称有为法。这就是说明了事出有因,即反驳了无因论者。所谓因缘,指的是正因缘。是其果之因,如瓜子为瓜因,名正因缘。若豆为瓜因,不是其果之因,这则是邪因缘。
正因缘生果,如瓜种及时下地为因,水土阳光,人工肥料为缘,就能长出瓜的果实。复由果实之瓜子又为下一代具备了因义,以致下一代果实能生长出来。这叫做「因果相续,互为因缘」。如蛋生鸡,鸡又生蛋,因果相续,互为因缘,以启无穷。合称为正因缘。宇宙间一切事物,都是如此,也就是一切事物虽无始无终,但有因缘造作的规律性。
「邪因缘即非因计因,非果计果」。如说瓜因可以结果,或豆因生瓜果等,此说不顺情理,于无其事因,妄计非为是,故名邪因缘。
然而,种瓜不能得豆果,这种道理是众所周知的,可是就有人在许多事情上计错了因果,如有人说:没有善恶因缘果报,行善不能得福果,作恶亦不会招苦报等。这是违理违事的,眼见世上做了坏事的人,如犯罪份子,会受到人民的?责或政府的处理;又老实耕田作业的人,可以安然在家中享受其劳动所得。这不也是善恶好坏的报应吗?由此可知佛学上所说以下的道理:「正因缘造作,因果相缘,互为因缘」,完全是客观的,实事求是的,决不是诳语、异语。
在因缘得果的道理上,令我们知道:因缘有好坏,其结果亦有好坏。引申到人生的好坏,社会的优劣,国家的清浊,都与因缘有关,这是不可以否认的。
还是农民聪明,知道欲求生产丰收,必先选好良种,修好水利,搞好备耕,充足肥料,为生产丰收,创造良好的因缘。农作业是这样,其他又何尝不是呢?根据以上的道理,所以佛陀教诲人们要改往修来,把坏苦的命运,改为康乐的命运,把拙劣的社会,改造成优胜的社会,改混浊的世界变为清净的世界。
在这里得知佛子修行,并非盲引,信仰佛教是智信,但是有些佛弟子邪正不分,是非莫辨,把封建迷信合为一块,这都是没有听闻正法,或少闻正法的关系。
为了众生的命运,社会的优越,国家的清净,需要大量培养佛教人材。佛子的责任重大,决不能忽视听闻佛法,闻法也不能只为自己名利,应毫不为己,只有为众生、社会、国家而发心求闻佛法,才是佛子的正见、正思惟、正语、正业和正命。
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