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堂有感

弟子愚痴

记得师父曾说过:「行堂有很高的学问,是很庄严的法事。」当时,我听了不以为然,心想:行堂,说白了不就是打饭分菜嘛,谈得上法事吗?而且还是庄严的法事?以前我在学校里天天帮小朋友们打饭分菜,也没感觉到里面有多少学问哪,思来想去,还是认为是小事一桩。


    这个谜团藏在我心里,也没敢请教师父,既怕挨批,当然更多是不好意思问。直到江苏电视台 "旅游真好" 这个栏目组织了 "一叶庵一日禅" 此活动,师父决定培训四位师兄行堂,我有幸参加了培训。


    那天,师父把我们带到五观堂,当场手把手教我们行堂。师父说:「行堂不是急于把自己手中的饭菜分掉,完成任务,而是借助行堂来锻炼自己的心。」接着师父很细致地讲解了行堂要注意之事项,并让我们一一进行操练,弥如师兄自告奋勇,首当其冲,她的动作如富家小姐般优雅,具有舞蹈性,师父和大家看了都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,师父说:「下一个」。我说:「师父先评价一下嘛。」因为怕自己出丑,谁知,师父笑着说:「你们操练完了再评价。」第二个轮到弥法师兄,有了前车之鉴,她不再有优雅动作,而是小心翼翼地看看师父,再打饭,完了又试探性的看着师父,师父又是哈哈大笑。我跟律师兄也都是在师父和大家的笑声中练习了一遍。这时,师父说:「我来演示一下你们刚才的行堂啊。」说着,师父把我们四位刚才练习的过程一一表演了一遍,大家看了,笑得前俯后仰,着实佩服师父的表演力,当时的氛围宽松、愉悦,感觉师父好亲切、好慈祥。随后,师父又说:「我来示范一下行堂,你们看有什么不一样?」师父非常认真地示范了一遍,我们看到师父行堂的时候,举止动作十分缓慢,没有任何多余的小动作,举手投足间透露着安定、清静。师父说:「做什么事,心就安住在当下的事情上,不要散乱、驰骋。」当我第二次再练习时,我学着师父的样子放慢动作,先找一找自己的心,将心摄住,安住其中,顿时,一股「定」的力量涌上来,惬意、自在,果真是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


通过这次行堂培训,我进一步体会到生活即道场,穿衣、吃饭、走路、睡觉等,事事都是在修行,不是死坐在那里不动才是修行。修行是活活泼泼的,要起妙用的,否则沦为黑山背后,成了死水,死水不藏龙,纵然修炼多年也无益处,或顶多成个自了汉而已。这与大乘佛法不相应。


佛法不是用来空谈的,而是要来实践的。师父的教导就是这样,很少给我们讲大道理,而是从小处着手,让我们实实在在历事练心,引领我们从做事中自悟真理,逐渐除去习气,与佛法相应起来。真心感恩师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