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居有感

弟子释道宽

最近道宽的心里总经常有说不出的酸楚,而且眼睛湿润,不知为甚么抵挡不住这种思潮,思惟自己的起心动念及言语造作,心里一阵阵就像烧开的水一样翻腾,又像从高处堕落的感觉,尽力平静下来,偶尔吐出一口气,把这种情感转化为理性,真觉得不寒而栗,战战竞竞之感觉出言便错,动念即乖。
能有福德因缘得闻正法,又得遇明师,在祖庭道场修学,这一切殊胜的因缘足以道宽得解脱增加信心。
通过在一叶庵的历练及磨考,道宽更意识到自己若干次的被冲击淘汰,若干是从零开始,但是师父大慈大悲,救一切的感人精神,实在道宽无法用语言及笔墨所能表达,道隆曾说过,师父的佛法要细心品味,越品越有滋味,师父圆融无碍,以种种善巧方便对弟子因材施教,而且为众生为弟子承担一切苦楚,有些弟子(包括道宽)业力现前,师父又像大地一样包容,师父以种种善巧,一丝毫都不错过帮弟子们了结弟子们过去所种的恶因,师父的慈威等等,想到这里道宽惭愧得不敢面对自己…….
又想到师父为法忘躯,经常不得休息,法体欠安、全身痛,想到师父的无我精神,道宽的罪恶感油然自生,师父知道道宽的病太重难治疗,所以有时用药有时加量,道宽就像扶不起的阿斗,迷惑颠倒、迷失方向,像一只苍蝇乱撞,想到这里心里不能平静。不管师父怎样忙,都不遗余力对众弟子们循循善诱贯注甘露法语,经常教诫弟子们要找回自己的心,出家人要做出家人的事。如不学戒法和世俗人没区别,只是少几根头发。如果出家人不做好,居士会诽谤会破坏佛法等等,师父如此苦口婆心、身教与言教结合。还请来三位优秀的法师,圆满师父的悲心愿力,续佛慧命,相信诸佛菩萨相信师父的能量,相信一叶庵这颗明珠遍照虚空,海会菩萨共聚于此,与诸佛合光同圣,度一切有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