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关斋戒的体会 (2)

佛弟子周律满

时间再次回到我们住进寺院的第一天:
凌晨4点,在暮色的晨空中,晨钟响彻苍穹,走在任何一个走廊都能看到师父们为我们早课准备的身影,弯腰低头、埋头苦干,暮色中,看不清他们的脸,只见他们各司其职,有条不紊的忙碌着,还小心翼翼怕弄出噪音影响其他人……。
在五观堂门口,我看到了上衍下慈尼和尚,这让我很震惊,因为在我的字典里,尼和尚是讲经说法的高僧,出现也只会是在法座上,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这个时间和这个地点,更何况昨天老师教的礼拜师父的动作也是懵懵懂懂,看来得在凌晨4点这个档上就要草草用上了,就像小时候在被窝里面?玩不睡觉被妈妈抓着了一样,反复熟悉的画面跳跃着在心中翻腾起来,在我30多岁的生涯中也时时会出现这样的身影,小时候家穷房子小,爸妈早晨起床时都是小碎着步轻轻走出去,不吵醒我们,让我们能多睡一会儿,有好吃的都让给我,有好穿的都让我穿着,只要我开心了,他们自己穿着破旧的衣裳还一幅高兴的样子在家里忙来忙去;我读书后,为了让我和我妹读上书,每天在起早贪黑,埋头苦干,只为挣钱让我们读书的心愿能持续,我们读书吃的是VIP尊贵套餐,用的是新苹果计算机,他们吃的是随季菜,用的是20年前的刮胡子刀,哪怕现在给他们买了好多新款,他们还是不愿用新的,仍得意地说旧的顺手,不会刮伤;有一次我读书学校附近发生了一次爆炸案,死者与我的小名相同,我妈只听到这个名字,当场就晕死了过去。直到我下课回家,她才醒过来;后来工作了,父母更是时时担心,经济萧条时连我妈这位不识字的文盲,都知道问我经济危机风暴是否对我们生意有影响;现在有了家庭,母亲和父亲商量,干脆从老家搬来上海,独享多年清净的他们又亲自来重新掌持家事,生怕我们不懂持家,一日三餐,油盐柴水酱油醋,亲自查看铭记,量入为出……,普天之下,亲如生身父母,如果不是他们,我也不会有今天如此健康的身体,如果不是他们,我今天也不一定能识字学知,懂得做人的道理,如果不是他们,我也不可能有今天的自由,能有机会出来寻找生命的真谛!即使我在同龄人中并不怎么优异,但父母给我的爱、给我的温暖一样没有少,并用尽了他们毕生的精力,想教育好我们,想把这个家风传下去……
思路晃神,尼和尚已经走到了我们面前,她正在轻问库房餐食准备的份量,嘱咐不够的话再把昨天居士供养的小面包拿过来给大家当点心,我马上依葫芦画瓢的礼拜过,让道,随之扭头只紧追到师父的背影,袈裟包裹的身躯,高大威严……,让我联想到文学家鲁讯先生写的背影,名人传里名人的背影,高僧传里各位大德的背影,城市夜晚各个窗户里面肯定都有一位父母的背影,各个守护着自己孩子的背影,各个鼓励新人的背影,各个教法勤劝人上进的背影……。《诗经》里有一首诗歌:“哀哀父母,生我劬qu劳”,就如他们,在亲生父母不在身边的时候,照顾我们,在亲生父母没办法解决我们的病痛时,代替他们,给我们开药方打针治病;在亲生父母没能力再教育我们时,代替他们,来引导我们学习,走入正确的道路,这世间有无数这样的父母,他们在社会上的名称,也许叫“医生”,“法师”,“老师”,“军人”,“工程师”,“清洁工人”不光只是我们口头上叫的亲生父母名字,这些无名的背影,何不都是恩德父母!他们付出的点点滴滴都如父母的恩德,以前的我居然没有察觉,这样的这些点点滴滴,我想大家肯定也都是耳目能详的,熟练在我们每个人身上出现过千万遍的,若比喻我们每个人拿上十枝笔,用一生的时间拼命写,估计也是记录不完的,即使是《诗经》里善于表达的《蓼lue》再来,我想也只是依稀彷佛说个六七分罢了。

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