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师的殊胜利益(2)

 

弟子释常圆

 

这里原因有三:
第一、是看到师父,虽则天地在翻覆,?如如不动,如泰山的大度、豁达,这正是常圆所希求、所向往的人生境界!还有,师父那堪为人天师范的动静威仪,举止言谈,堂堂的气魄,威严之中也不乏精致细腻的慈母之爱。
第二、宝华山一叶庵是见月律师他老人家兴建,见月老人的《一梦漫言》曾经那样地震撼着自己的心扉,他老人家经历的艰难困苦时刻在激励着自己,他老人家安详自在,来去自如的身影如在目前,看到师父的身影就如历史在重现。真如史赞云“山为莲花瓣,寺在莲花中”,耐人回味……。现在师父发大心住持、重建一叶庵,自己能够在这个祖师道场,为重建出一丝微薄之力也好啊。
还有最重要的第三点,就是自己真正的意识到,自己距离一个比丘尼还有相当大的距离,也就是说,就自己当下的修为,还没有资格登上那成就人天师范的,庄严的戒坛。现在必须先要完善自身的威仪、修为、修养,树立正确的佛教观、正确的知见,学习做好一个真正的、合格的出家人,懂得说出家人的话,做出家人的事,行出家人的行。
所以决定再一次重新开始!就这样毅然决然留下来了。
接下来就是面临被师父教诫、训斥:要白师、白师。多生多劫形成的痼疾,自作主张、我行我素,那堪得这样的紧箍咒啊!看到其他师兄被师父训斥,有时也羡慕,她们很有福报,能得到师父的加持、摄受。但是大多时候还是有些心惊胆战的,自己能承受多少啊?能坚持多久啊?但是想完善自己就要忍耐,要想具有像师父那样完美、庄严的僧格,就是要坚持到底!那时候这样做,只是想着按着戒律的要求去做罢了,还完全不懂得白师的真正意义。
慢慢的在日常行持当中,细细地去品味师父强调白师的内涵。
师父的威仪德行,让所有能亲近到的人都会产生爱戴之心,所以师父不用刻意去培养弟子的恭敬心。一点一滴去观察,慢慢发现了利益之处,这种观察,常常会有意外的收获:
我们要添置或取结缘衣服,如果不白师就会没有限制,女众爱美的心态,就会露头。若要白师,有的怕麻烦师父,有的自己也嫌麻烦,这样就会少一些贪心。对于需要的人,常常不用和师父说,师父也会注意到,叫过去给你拿点需要的东西。
要出庙门,如果不白师,或者白了师父也不许,大家就不得跨出一步,渐渐也就不怎么想要出去了,都能身心安住在道业上,攀援、散漫之心也就减少了。很明显的,时间长不出去,也不买东西,身心安定,女众的购买欲和攀比之心也愈来愈淡薄,现在也不发单资,大众都能够清心寡欲,安住道业,和乐殊胜。
每个人根基不同,修行的法门也不一样,初出家对这些还没有抉择的能力,师父会帮我们去选择。佛门里面说:生处能熟,熟处能生,各种的锻炼都是需要的,去除自己的执着,在与大众的融合之中,慢慢的消除自我的意识,这样才能开阔心胸,承接佛法的甘露法雨。
安排承担的工作时,常圆被安排到了客堂。这是常圆最害怕的工作了,这么多年来就是讨厌这些与人打交道的事。一个人了无拘束,我行我素习惯了,也不喜欢与人过深的交往,对人情世故更加的一无所知,完全不会应付。但是心里很明白师父在调伏自己,就硬着头皮做起来了。
虽说没有外来的僧人,但是客堂毕竟还是与人接触的多一点,没有几天就搞得大家都有意见。因为常圆说话不加思考,口气生硬,态度也令大家感到难以接受,但是自己还从来都没有认识到自己有多大的问题。从此师父就开始对常圆严加管教了,从说话的语气,内容,态度上一一指责。一度像泄了气的皮球有些气馁,但是在师父和大众师的鼓励和关怀之下,一次次鼓起勇气,向内心的虚荣、执着去一一开刀。慢慢的才真正发现了自己身上的毛病和不足,也能够认真的反省,下决心去改正了。
(待续)